六四屠杀中由邓小平,李鹏亲自授予的12名中共“荣誉”屠夫

六四屠杀中由邓小平,李鹏亲自授予的12名中共“荣誉”屠夫

89年6月4日清晨,军队占领天安门广场后,逮捕了许多抗议屠杀的民众,疯狂

89年6月4日清晨,军队占领天安门广场后,逮捕了许多抗议屠杀的民众,疯狂

89年6月4日清晨,众多军人用枪托猛砸一名学生。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结束后

89年6月4日清晨,众多军人用枪托猛砸一名学生。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结束后

89年6月4日,一位六四死难者的母亲痛不欲生,旁观者也都纷纷落泪。

89年6月4日,一位六四死难者的母亲痛不欲生,旁观者也都纷纷落泪。

89年6月4日清晨,长安街,28集团军受阻,民众介绍屠杀情况。

89年6月4日清晨,长安街,28集团军受阻,民众介绍屠杀情况。

89年6月4日清晨,西长安街围堵28集团军车队的民众。

89年6月4日清晨,西长安街围堵28集团军车队的民众。

图为89年进京戒严时拍摄的照片,左三何燕然,右四张明春。

图为89年进京戒严时拍摄的照片,左三何燕然,右四张明春。

89年6月4日清晨,天安门城楼东侧东长安街南池子街南口,图中可见三轮车运

89年6月4日清晨,天安门城楼东侧东长安街南池子街南口,图中可见三轮车运

89年6月4日凌晨1时半以后,天安门城楼东侧东长安街南池子街南口,民众持

89年6月4日凌晨1时半以后,天安门城楼东侧东长安街南池子街南口,民众持

89年6月4日凌晨,天安门广场北端,赤手空拳的学生与全副武装的38集团军

89年6月4日凌晨,天安门广场北端,赤手空拳的学生与全副武装的38集团军

89年6月4日淩晨4點30分,紀念碑底座北側的學生對端槍抵達的軍人揮動V

89年6月4日淩晨4點30分,紀念碑底座北側的學生對端槍抵達的軍人揮動V

死难者遗体

死难者遗体

死难者遗体

死难者遗体

89年6月4日,遇难者母亲抱尸痛哭。28年过去了,正义仍未彰显,死难者的

89年6月4日,遇难者母亲抱尸痛哭。28年过去了,正义仍未彰显,死难者的

89年6月4日,北京邮电医院部分遇难者遗体。复兴医院、邮电医院、儿童医院

89年6月4日,北京邮电医院部分遇难者遗体。复兴医院、邮电医院、儿童医院

89年6月4日,北京医院中的死难者遗体。

89年6月4日,北京医院中的死难者遗体。

89年6月4日清晨,新华门附近六部口,天津警备区坦克第1师设置了警戒线。

89年6月4日清晨,新华门附近六部口,天津警备区坦克第1师设置了警戒线。

5月2日40多所髙校的70多名学生代表到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信访局接

5月2日40多所髙校的70多名学生代表到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信访局接

89年6月4日凌晨2时半,刘晓波在广场纪念碑栏杆砸毁了枪支,表示以和平的

89年6月4日凌晨2时半,刘晓波在广场纪念碑栏杆砸毁了枪支,表示以和平的

89年6月3日夜,民众抢救伤员,护送的民众在悲愤地哭喊。

89年6月3日夜,民众抢救伤员,护送的民众在悲愤地哭喊。

89年6月3日,新华门附近,两名学生在戒严部队弹药车顶看守。

89年6月3日,新华门附近,两名学生在戒严部队弹药车顶看守。

89年6月3日,人民大会堂西门,65集团军奉命前往新华门参与抢夺弹药车,

89年6月3日,人民大会堂西门,65集团军奉命前往新华门参与抢夺弹药车,

89年6月3日下午学生在新华门展示戒严部队军用品

89年6月3日下午学生在新华门展示戒严部队军用品

89年6月3日戒严部队奉命执行清场,各部队全副武装乘车向天安门广场等目标

89年6月3日戒严部队奉命执行清场,各部队全副武装乘车向天安门广场等目标

89年6月3日下午

89年6月3日下午

89年6月3日凌晨,新华门附近,四辆化装给人民大会堂中戒严部队运送枪支弹

89年6月3日凌晨,新华门附近,四辆化装给人民大会堂中戒严部队运送枪支弹

89年5月27日,著名歌星梅艳芳在香港民主歌声献中华活动上演唱《四海一心

89年5月27日,著名歌星梅艳芳在香港民主歌声献中华活动上演唱《四海一心

89年5月24日香港数百个团体和名人在报纸刊登反对北京戒严的广告

89年5月24日香港数百个团体和名人在报纸刊登反对北京戒严的广告

89年4月22日,数万名高校学生集聚天安门广场,图为政法大学学生齐唱国际

89年4月22日,数万名高校学生集聚天安门广场,图为政法大学学生齐唱国际

5月4日,面对军警,吾尔开希由学生们抬着,挥舞旗帜。

5月4日,面对军警,吾尔开希由学生们抬着,挥舞旗帜。

89年5月4日在西长安街新华社门前正要出发的新闻工作者游行队伍,以“首都

89年5月4日在西长安街新华社门前正要出发的新闻工作者游行队伍,以“首都

89年6月4日凌晨4时半,头戴钢盔、全副武装军人逼近纪念碑。

89年6月4日凌晨4时半,头戴钢盔、全副武装军人逼近纪念碑。

89年6月3日下午复兴门,军人受阻,学生劝说不要前往广场镇压。

89年6月3日下午复兴门,军人受阻,学生劝说不要前往广场镇压。

89年6月3日下午逾千名武警、公安和北京卫戍区军人出动,抢夺受阻的弹药车

89年6月3日下午逾千名武警、公安和北京卫戍区军人出动,抢夺受阻的弹药车

89年6月3日下午人民大会堂西门,65集团军前往新华门抢夺弹药车受阻,多

89年6月3日下午人民大会堂西门,65集团军前往新华门抢夺弹药车受阻,多

89年6月3日晚,38集团军112师装甲车队从南苑机场附近的东高地出发,

89年6月3日晚,38集团军112师装甲车队从南苑机场附近的东高地出发,

89年6月3日晚,天津警备区坦克第1师从河北三河县出发,向天安门广场开进

89年6月3日晚,天津警备区坦克第1师从河北三河县出发,向天安门广场开进

89年6月3日夜,北京民众在枪林弹雨中抢救伤员,这些蹬着三轮车的民众是英

89年6月3日夜,北京民众在枪林弹雨中抢救伤员,这些蹬着三轮车的民众是英

89年6月3日夜,民众用自行车运送伤员。

89年6月3日夜,民众用自行车运送伤员。

89年6月3日夜,西长安街,被屠杀激怒的民众向军人扔石块。屠杀是因,抗暴

89年6月3日夜,西长安街,被屠杀激怒的民众向军人扔石块。屠杀是因,抗暴

89年6月4日凌晨1时许,西长安街西单路口,民众点燃用作路障的公共汽车,

89年6月4日凌晨1时许,西长安街西单路口,民众点燃用作路障的公共汽车,

89年6月4日清晨,坦克第1师三辆坦克在团长罗刚率领下,在新华门附近六部

89年6月4日清晨,坦克第1师三辆坦克在团长罗刚率领下,在新华门附近六部

89年6月4日凌晨3时,数千名学生赤手空拳坚守在纪念碑基座周围,决心以死

89年6月4日凌晨3时,数千名学生赤手空拳坚守在纪念碑基座周围,决心以死

89年6月4日凌晨4时,27集团军特遣分队(3个侦察连、1个步兵连)由指

89年6月4日凌晨4时,27集团军特遣分队(3个侦察连、1个步兵连)由指

89年6月4日凌晨,天安门广场志愿医务人员建立的临时救护站,送进了大量的

89年6月4日凌晨,天安门广场志愿医务人员建立的临时救护站,送进了大量的

89年6月4日凌晨3时45分,天安门广场东北角,侯德健(中)周舵(右一)

89年6月4日凌晨3时45分,天安门广场东北角,侯德健(中)周舵(右一)

89年6月4日凌晨2时,集结在天安门广场东侧的北京军区炮兵第14师,该部

89年6月4日凌晨2时,集结在天安门广场东侧的北京军区炮兵第14师,该部

89年6月4日凌晨1时半,38集团军部队抵达广场北端的天安门城楼前。5分

89年6月4日凌晨1时半,38集团军部队抵达广场北端的天安门城楼前。5分

89年6月4日凌晨1时许,112师装甲车队的指挥车单车突进,在天安门城楼

89年6月4日凌晨1时许,112师装甲车队的指挥车单车突进,在天安门城楼

89年6月4日清晨,六部口,追轧学生撤离队伍的坦克编号106,现场弥漫着

89年6月4日清晨,六部口,追轧学生撤离队伍的坦克编号106,现场弥漫着

89年6月4日清晨,六部口,坦克追轧学生撤离队伍。

89年6月4日清晨,六部口,坦克追轧学生撤离队伍。

89年6月4日清晨.制造六部口惨案的坦克第1师军官们。

89年6月4日清晨.制造六部口惨案的坦克第1师军官们。

DRf2ShWV4AAjZ9K

DRf2ShWV4AAjZ9K

89年6月4日凌晨5时半,在数万军人武力驱逐下,学生们被迫撤离广场,眼中

89年6月4日凌晨5时半,在数万军人武力驱逐下,学生们被迫撤离广场,眼中

89年6月4日凌晨,天安门广场志愿医务人员建立的临时救护站,志愿医务人员

89年6月4日凌晨,天安门广场志愿医务人员建立的临时救护站,志愿医务人员

89年6月3日夜民众用三轮平板车抢救女学生。

89年6月3日夜民众用三轮平板车抢救女学生。

89年6月3日晚10时前,开枪命令下达,从西长安街军事博物馆前集结出发的

89年6月3日晚10时前,开枪命令下达,从西长安街军事博物馆前集结出发的

坦克大军开进天安门广场

坦克大军开进天安门广场

坦克人王维林

坦克人王维林

89年6月3日晚,空降兵15军从南苑机场出发向天安门广场开进,在天桥、珠

89年6月3日晚,空降兵15军从南苑机场出发向天安门广场开进,在天桥、珠

SIGN UP AND STAY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