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uth of China

任迺俊给美国特朗普总统和西方各民主国家首脑的公开信

尊敬的特朗普总统先生和西方各位民主国家首脑你们好!

我是中国上海公民任迺俊,首先请允许我向你们表示最衷心的感谢和诚挚的谢意,感谢你们数百年来不仅把科技文明带到中国,更把自由民主人权的理念带到中国,我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没有美国与西方文明走向世界,东方更黑暗中国更恐怖······

你们欧美人的传统历史是用鲜血和生命为后人打下了自由民主的基石。

令我悲哀的是中国的传统历史是人民用自己的鲜血和白骨造就了一个个暴君,与一群群奴性十足没有独立思想的愚民。所以马克思列宁主义在西方无法生存,这恐怖的幽灵在东方在中国发展壮大,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惨绝人寰的红色恐怖。

尽管内心我非常感谢你们但请你们允许我向你们提出一些合理的请求好吗?

因为中国共产党的存在不仅给中国人民带来了灾难,也给世界人民美国人民带来了灾难,我们不该忘记在朝鲜战场在越南战场多少万年轻的美国青年死在了中国共产党的炮火下······

如果中共今后比现在更強大,不仅中国人民被奴役,更会进一步祸害全世界人民,他的邪恶的本质决定了他的一切。所以我请求各位民主国家首脑,应该像特朗普总统一样,甚至比特朗普先生对中共更严厉,凡是对中共有益的事情都不做,让这个邪恶的政权无法生存和强大,逼着他拖着他向自由民主前进。

各个民主国家千万不能为了一己私利,默认中共的罪恶与他单纯做生意,让中共今后更强大的结果只会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严格地中国不存在一个合法政府,只存在一个对人民进行非法统治的政党。共产党未经一人一票选举,是用枪杆子夺取政权,再用暴力手段垄断国家政权的非法强盗组织,他的存在不符合基督教的精神,是魔鬼政权。

如果你们不能不愿意把西方的自由民主带到中国,中国肯定会把他的专制和暴虐带给全世界。

我上海任迺俊为了中国的自由民主,我一直和平良性的抗争,写些政论文章批评中共。

中国共产党不仅不接受我的批评,更屡次抓我到看守所拘留所,2012年4月22日我在北京天安门城楼扔毛泽东像,北京公安局把我送进神秘恐怖对外保密的精神病院,那里的护士对人极其残暴殴打······多数人是被绑在床上,少数没有被绑的人脚上也没有鞋子穿。医院没有门诊部,也不允许家属会见。由于我是学医的才侥幸死里逃生,医院打电话叫我儿子接我回家,医院的地址不让我儿子知道。叫他到北京叫部车把手机开着,让司机按指令开车到医院,精神病院地址竟然是保密的大家可想而知这绝不是救死扶伤的地方,出来后我立刻写了给胡锦涛总书记的公开信,向全世界揭露这座能够与希特勒媲美的集中营。

2017年2月22日我被上海 市公安局国保警察周耘说我写政论文章刑事拘留,期间屡次受到了酷刑。5月16日周耘向我书面宣布不够刑事处罚就直接送我进精神病院。

尊敬的特朗普总统先生和各位民主国家首脑,不够刑事处罚就可以送精神病医院关押吗?这就是中国共产党的又一次发明创造。因肺部查到结节在医院和家属的强力要求下,住院3天放我回家,家属向公安局签下了保证,保证我今后不上网,不用手机,不写文章,不与其他人来往,否则立马再进去。精神病院的医生也警告我,出去后再也不能进来了,否则永远出不出去了。

总统先生!我的遭遇还不是最糟糕的,没有被判重刑,被公安局送进精神病院两三天就回来没有被吃药,我在全中国是唯一的,今后不可能再得到这个侥幸了。

总统先生共产党对我特别照顾,我呆在中国只能成为行尸走肉,否则面前只有两条路不是监狱就是精神病院。

但是为了消灭中国的红色恐怖与封建毒瘤,为了争取今后我们的子孙能像美国人民一样过上自由民主的生活,我来到了美国,在这块自由的土地上我可以说我想说的话,可怜一个中国人,不能在中国的土地上宣传普世价值,更不能在中国的土地上揭露中共的罪恶,66岁的我只能背井离乡来到美国,在美国的土地上通过互联网向中国人民呐喊······

此致

敬礼

上海任迺俊2018.6.22

SIGN UP AND STAY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