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uth of China

佐拉@zuola-江苏维权人士金彬用充气皮艇偷渡到金门县大胆岛

今天早晨,一個陌生的twitter用戶發來私信救助,說是有叫「金彬」的親戚不知道怎麼去了台灣的大膽島要申請政治避難,讓家人打台灣的電話報台灣的警。我嫌打字麻煩,我要了電話詢問了一些細節,希望排除誤入傳銷情況。我讓他給我金彬的女兒的微信,好讓我獲得第一手的材料。

過了半個小時,終於和她的女兒劉小姐聯絡上了。我先是詢問了金彬的政治傾向,確認金彬確是一個中國異議人士,有可能試圖偷渡台灣。劉小姐說今天早上8點左右父親金彬發來一張自拍,說在台灣的「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標語前,要她打台灣的電話報警,但是她打不通任何台灣的電話。

劉小姐不姓金是因為跟母親姓,是金彬的獨生女,接到父親的求援電話後就請了一天假來處理父親的事,金彬發來一張自拍照片,估計是安卓手機拍的,後面的字是反的:


為了方便網絡傳播,我在發消息到twitter 上時把照片180度翻轉了,還加上了注釋:金彬,揚州人,2008年4月23日登陸中華民國大膽島。


我雖然在台灣住了六年多,我還是第一次聽說大膽島。原來大膽島在廈門與金門的中間,著名有「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心戰標語牆就在這個島上,廈門那邊的心戰牆寫的是「一國兩制統一中國」。


劉小姐和母親並不知道父親金彬的計劃,以為父親去親戚家散心去了。父親突然讓她協助報警也讓她驚訝,她也不知道父親如何抵達中華民國的行政區域。

我於是搜索金門海巡署的電話,打過去要求協助搜尋,對方馬上說可以協助,然後我也打了118「海廵署」機關報案電話。打通118,報告有大陸人士登陸大膽島,留下我的名字和聯絡電話,就完成報警了,相信他們也不是第一次處理這種情況,流程都很熟練的樣子。

海巡署打過兩次電話過來,還有一位頭像帥氣的檢查官加我了微信,要了金彬的自拍照。但是陸軍守備隊的打電話過來說沒有發現,我於是找劉小姐要了金彬的微信,確認他還有30%的手機電量,我要求他錄像給我看但他沒有處理,估計是不會。我於是想了一個辦法:撥通視頻通話,用另一隻魅族手機錄下畫面,終於得到了第一手畫面,能證明金彬的方位,也獲得了金彬的訴求聲明:


有這視頻,我就不擔心時效性和準確性了,開始只有一張照片,我只能確認金彬到過大膽島,有這視頻,我就能確認他的方位了,也等於是授權我通知海巡署了,我於是告訴海巡署檢查官,金彬在「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左邊的海灘上。

到中午12點多的時候,海巡署來電話跟我說找到人了,跟我提供的照片中的人符合,會把當事人從離島送往金門島。


下午一點左右,我擔心台灣的政府部門不讓我打電話給金彬,於是跟劉小姐要了一份手寫後拍照的委託書,授權我代表劉小姐和她父親溝通。


下午三點左右,海巡署來電告知金彬已被送達金門,會先到海巡署,然後送住地檢署。期間會被限制人身自由,但有權利打電話,但可能不允許上網和使用微信。

有金門推友給了住在金門的首長翁明志的手機電話號碼給我,我還沒打電話,先發了一條簡訊詢問何時可以聯絡金彬,我想把故事講清楚再去聯絡人家。

晚上八點左右,我再次打通海巡署的電話,和金彬通話7分鐘,瞭解到他身體無恙,吃得好,告知我獲得她女兒授權,代表她聯絡。我了解到,皮艇是從淘寶網購買的,使用充電電池提供輔助動力。我建議他爭取自己打電話和見法官的權利,通常是有這些權利的。

晚上十點左右,劉小姐說父親透過台灣電話886 82372754聯絡上了她,報了平安。


#转载 佐拉@zuola http://www.zhoushuguang.com/2018/04/blog-post_24.html

SIGN UP AND STAY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