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uth of China

北京贴传单 26岁女孩蒋立宇遭中共非法判刑

法轮功学员蒋立宇、田丰及单珊被中共非法判刑

祖籍湖北的蒋立宇,原在北京一家教育机构工作。2017年5月13日晚上,她和法轮功学员田丰及单珊,在北京街头张贴揭露“天安门自焚假案”的不干胶贴纸,被非法抓捕关押至今。据大陆媒体报导,蒋立宇、田丰及单珊分别被非法判刑4年、3年6个月、4年,并都被罚款人民币五千元。

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于1999年7月发动对上亿法轮功修炼民众的残酷迫害;江泽民集团还于2001年1月23日,自导自演拍出“天安门自焚案”,但“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在联合国会议上,就“天安门自焚事件”,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的“国家恐怖主义行径”,声明指:录影分析表明,整个事件是“政府一手导演的”。

因中共的持续迫害,法轮功学员蒋炼娇离开了大陆。蒋炼娇说,妹妹被关押一年多,亲人无法前去探视她,也不知道她在里面如何了。听律师说,如果转到监狱,可能会转回老家那边的监狱。但是据了解,湖北省的监狱都很邪恶。更残忍的是那个地方,也是她的父母曾经被非法关押迫害的地方。“我的担心又一次加重了。妹妹倔强的脾性,不会轻易屈服的。不知未来又会如何”。

谈起妹妹,蒋炼娇说,“蒋立宇爱美,这个年纪正是她绽放青春的时刻,只因为她想要告诉中国老百姓法轮功真相。她只是因为去张贴天安门自焚伪火传单,就遭到北京市石景山法院4年的非法判刑。天理何存!”

代理律师当庭为蒋立宇做无罪辩护

法轮功学员蒋立宇一案,今年1月3日在北京市石景山区法院非法开庭,代理律师当庭为蒋立宇做无罪辩护,蒋立宇也在庭上陈述修炼法轮功的心得,并为自己辩护。当天没有宣布判决结果。蒋立宇的代理律师梁小军表示,蒋立宇在法庭上表现的非常好。

梁小军说:“蒋立宇回答问题,然后讲法轮功的信仰、信念,还有她的想法,都说得非常好,说她在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因信仰法轮功被抓走,孩子在家里受了很多苦,但是父母信仰法轮功,教她做一个好人,她就这么坚持下来。她觉得法轮功确实带给她身心很多的变化。蒋立宇说,她不认为法轮功是X教。”

蒋立宇被以所谓的“利用X教破坏法律实施罪”起诉,梁小军当庭为蒋立宇做无罪辩护。梁小军说:“我认同蒋立宇的观点,她就散发法轮功宣传品,她也是一个善良的愿望,没有破坏法律实施。蒋立宇自己也说,中国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有信仰自由,有宪法赋予她的权利。”

蒋炼娇说,妹妹是那种认准对的事情就一定会坚持的人,她为妹妹的行为感到骄傲。毕竟现在年轻人能为真理而付出的并不多,尤其是在纸醉金迷、道德沦丧的大陆。妹妹任凭红尘有多污浊,她依然像出污泥的莲一样圣洁不屈,这种行为难能可贵。“我相信她和我想的一样:这一切坚守都因为法轮大法师父李洪志先生的教导——按照‘真、善、忍’做好人。”

蒋炼娇劝迫害法轮功者及早醒悟

蒋炼娇关心大陆同胞遭中共谎言蒙骗,她说,记得在给关押妹妹的石景山看守所打真相电话时,“对方不断地骂我,还有骂我们的师父。在那样邪恶的地方,我曾得知妹妹仍旧坚强,仍做着我们该做的事情,甚感欣慰。她有一颗金子般的心”。

对于那些仍旧参与迫害的610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以及各级公安、检察院、法院等,蒋炼娇奉劝迫害法轮功者及早醒悟:“请善待法轮功学员,你们也是在选择自己的未来”。


蒋炼娇还说,这次让她吃惊的一点是主审妹妹的法官牟芳菲。她是个女的,可能年岁不太大。“有一次我曾经打通过她的电话,但是后来再也没有打通过。她的电话始终是盲音。别人告诉我,她肯定是害怕不敢接。我也特别想要对她说一句:无论你如何躲电话,你做的事情都会被记录下来”。

“当得到妹妹被判刑的消息后”,蒋炼娇说,她在中共的媒体上看到了相关报导。随后询问了律师,律师告知,法院宣判时,自己并不在场,也不知情。这算是秘密宣判吧!一个完全无罪的案子,却被错判至此。“我似乎看到了那些刽子手脸上邪恶的狞笑。可是它们却害怕接听任何一通告诉他们真相、质问他们实情的电话”。

蒋炼娇思念妹妹

蒋炼娇说,因为中共的迫害给爸爸造成极大的伤害,他现在不敢接听我的电话,说害怕中共监听,又害怕中共再次把家里的手机做手脚。蒋炼娇今天(26日)联系不上父母,“在父母最需要的时候,中共又插一脚”。


蒋炼娇告诉记者今年过年前,她梦到蒋立宇并写下对其的怀思,“妹妹,今早打盹的时候,梦见你了!”“就连过年见你一面都成了奢望。今年过年,不知你能否被释放啊,我多么希望你能回到爸妈身边,跟他们一起过年……他们毕竟老了……”“还有那元宵节的汤圆,基本都是我们俩包的。现在他们又要自己包了,还是说他们连包都没包,因为我们没回家?”


#转载 阿波罗 http://www.aboluowang.com/2018/0727/1149678.html

SIGN UP AND STAY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