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uth of China

清华博士控告大兴分/局天华路派/出/所办案民/警-张杨-枉法渎职

被控告人:大兴分/局天/华路派/出所,办案民/警-张杨。   控告事由:枉法渎职   控告请求:

  1、依据《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第二条、第六条、第(一)(二)(八)(十五)项、第十一条、第十二条、第十五条、第二十条,要求对直接责任人应追究渎职侵权责任。

  2、依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三十六条,要求对涉案人张健、熊伟、包玉山共同犯罪应一并追究同等责任,并由被控告人出具委托手续,要求作伤残鉴定。

  事实和理由:

  2014年8月,北京伽拓医药研究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健(美籍华人)让我违反国家药监局的规定进行新药实验,弄虚作假、以次充好来毒害中国人民的身体健康,这是违背人类良知的行为;同年10月28日在公司会议上,再次遭到我的拒绝,当时公司副总熊伟就要打我,并对我怀恨在心、伺机报复。


 2014年12月5日下午5点后,我独自一人加班,总经理张健、副总熊伟同时走进我的办公室,张健将门反锁后、用双手抱住我不能动弹,熊伟就用拳头猛击我的头部几十下,后又用不锈钢水壶击打我头部几十下,以致将水壶砸烂,我奋力挣扎挣脱后用左手去挡水壶,左手被划掉一块肉。

打累后将我松开,门卫包玉山进门后又将我死死抱住,熊伟拿玻璃杯又砸了我脑袋几下,我用力挣扎后,包玉山上来照我头部也打了两拳。我喊-打110报警,张健冷笑一声:“你报警有个屁用,我稍微给派出/所花点钱就弄死你!一会儿我找杨子整你”。我不认识杨子。

  我报110后,民/警将双方带回天华路派出所,警/察张杨(警号051224)一人给我做笔录,我将三人打我经过陈述了一遍,三人是有备而来、对我一人实施暴力伤害。张杨不是秉公办案,反而诱导我说是互殴,并威胁我不承认互殴的话,一是笔录不作,二是分文医药费也拿不到。

  三人打我一人,仅对熊伟一人做出行政拘留,另外两名同案人未作处理,我是被打人,也被行政拘留。这就是今天人民公安内部内鬼灯下黑。2015年1月4日晚7时许,我被送进北京市拘留所,警/察张杨到了后非人性对我进行恐吓说:“说话注意点,小心我弄死你”!

  我后在北京东方医院住院,后因无钱医治、病情未愈只好出院。

  本案在调解中,张杨偏向对方,对我态度蛮横,而对-对方点头哈腰、百般献媚,并不秉公处理,法医为我提供的轻微伤鉴定难以令人信服,从而让张健、熊伟、包玉山三人逃避了法律追究。

  我被拘留期间,病情加重,多次昏倒在拘留所内。

  时至今日,仍常头疼头晕、记忆力减退,并落下严重后遗症,无法工作。该案至今在压,并推诿不办。

被控告人枉法办案、徇私枉法、灯下黑,体现了司法队伍中少数人的腐败之风严重。请中央各执法机关,在党政问责、党政追责,有权就有责,用权受监督,侵权要赔偿,违法必追究,有案必立,有诉必理,打黑除恶下,为控告人伸张正义,主持公道,追究张杨渎职责任,追究张健、熊伟、包玉山故意伤害刑事附带民事责任,要求伤残鉴定,以正国法严肃性。

SIGN UP AND STAY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