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uth of China

秦永敏案庭审真实情况

秦永敏案于2018年5月11日上午(09:00)开庭,2018年5月12日上午结束。其中发生了很多令人想象不到的事情,太纳粹了、太法西斯了。这几天我留心网上消息,以为会有轰动性消息发出。结果在网上只看到一则《秦永敏法庭沉默抗争策略值得学习和效法》说“今天,秦永敏律师蔺其磊语音披露了昨天老秦面对法庭:法官、检察官、法警、公安旁听者,从上午9:00-10:20庭审能束。”还吹嘘说“老秦沉默低头抗争策略应对,两位律师也是心有灵犀沉默抗争。”要“宗教信仰案.、法轮功学员案也可采用沉默抗争的方法应对。”

为了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必须把我所知道的真实情况告诉大家。太法西斯了,我实在忍不住了。

真实情况是:

2018年5月11日上午9时,秦永敏一押上法庭,审判长一宣布开庭,秦永敏就大声说要给共产党讲课,讲共产党与强拆的关系。审判长不让他讲,就与秦永敏发生激烈的冲突,不久秦永敏就突然晕倒在法庭,这过程,大概不到10分钟。后来就有三法警把秦永敏架出去了,架到了临时羁押室。

整个法院如临大敌,对外不办公,只审这个案件。法院内部到处是便衣警察,外来人包括律师、跟律师进来的外地司法局领导的一举一动(包括上厕所)都有人跟着。

秦永敏押到临时羁押室后,律师、公诉人分别到他们指定的休息室休息。中间有一个自称叫刘平的人,往返秦永敏的临时羁押室有四五次之多,他反复说他是武汉律协的,与秦永敏的律师是朋友,受他律师的委托做他的工作。还说他可以帮秦永敏找到他妻子赵素利跟秦永敏见一面,帮他协调房屋拆迁问题。但秦永敏都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后来又有法官、外地司法局的领导到律师休息室找律师。秦永敏的两个律师只到秦永敏的临时羁押室一次,看得出,这两个律师很尴尬,这两个律师只问了他的身体状态。因秦永敏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没有回答。这两个律师就出去了,再也没有见这两个律师进秦永敏的临时羁押室做秦永敏工作了。

过了一会,三个法警把秦永敏架到法庭,一个法警搂着秦永敏的腰,两个法警分别架着秦永敏的左右两只手抬着。有两个自称是武汉市第二看守所的狱医的人检查了秦永敏的身体,然后到辩护席跟律师说秦永敏有高血压,但可以继续开庭。

公诉人读了《起诉书》,问了秦永敏几个问题,秦永敏没有反应。后审判长又宣布休庭了。

中午律师要到外面吃饭,但法院不肯,后来就送来了盒饭,一个律师吃了点,一个律师没有吃。说下午还要开庭,一直在等。等到下午下班时间,律师说要到外面吃饭,法院仍然不肯,说要等通知决定是否继续开庭。一直到晚上10:30法院才说明天上午继续开庭。这时律师才在外地司法局领导和武汉市律协的人陪着出去。

第二天是星期六,上午9点,秦永敏在三法警架着进了法庭,律师要秦永敏是否行使《刑事诉讼法》的权利拒绝律师辩护,另行委托辩护人辩护。秦永敏没有反应,就被审判长无理打断。公诉人就读了一下证据,秦永敏没有说一句话,好像在昏迷状态中一样。律师也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也没有发表辩护意见。整个过程不到两个小时就结束了。

后来法官要两个律师在庭审笔录上签名,但两个律师拒绝了。后来又有外地司法局的领导来做两个律师的工作。

真实情况就是这样,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2018年5月17日

SIGN UP AND STAY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