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uth of China

自由,到底是多么美好的东西呢?我们来看一下关于任逎俊的最新报道吧。那个从中国逃到了美国,又从美国逃回了中国的网络作家,他还好吗?我们看看吧。

恐怖的2018.11.8

从本月3日起因上海进博会我被禁止在家,8 日开始允许我有适度的自由。于是我决定去看望一下另一位因禁博会被囚禁在中兴路1039号黑监狱的孙洪琴。因为听说她7号被囚禁期间曾送到医院抢救。

最近胆小如鼠的任迺俊,叫我如看管孙洪琴的人不让进千万别与看管吵架,解释我们是来劝孙吃饭的,如实在不让见孙,叫我把食品转交给孙就行。

于是我请任迺俊与我一起去,昨天中午我们到了囚禁孙洪琴的黑监狱,想不到两个看管者特别仁慈,没费任何口舌就让我们进去了。

任迺俊没有兴趣听我们讲话,就在边上一个床睡着了,可是只有我们老百姓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就在这个曾经发生举世闻名的杨佳惨案的街道派出所,昨天又发生了骇人听闻的奇迹,两个壮汉进门无故的抓住睡梦中的任迺俊就辱骂殴打,为首的竟然是黑监狱负责人,外号叫光头的中年男子。

任迺俊在床上被两个人按住手脚打的浑身伤痕累累,在挣扎中光头的眼角可能被任迺俊撞到了。

我立马报警并且劝光头别打任迺俊,我两次被光头摔倒。任迺俊叫我别管他,赶紧录像取证。

110 来了他们目睹了任迺俊的浑身伤痕,任迺俊向他们指控了两个人殴打他。可是110只带行凶的一个人光头与我们一起去芷江路派出所。

令人惊讶的是报警的我和被打者任迺俊却坐在有铁笼的囚车里,而打人者光头却坐在副驾驶位置继续说要整死打死任迺俊……

到了派出所光头不见了,我俩被关起来了,任迺俊责问打人者光头是谁,是公安还是街道政府的?一警察回答是我们里面的人。

任迺俊要求警察惩办凶手并开验伤单让自己去验伤治治,值班长看起来还不是颠倒黑白的人,他批评任迺俊不该去黑监狱和不应该躺在床上睡觉,任迺俊回答这不应该是打我们的理由。

后来有一小警察给我们做了笔录,任迺俊认为在当前的形势下这警察还不错,最起码他们没有参与了故意栽赃我们,笔录做的实事求事。

大约晚上八九点钟值班长找任迺俊谈话拒绝了任迺俊的验伤要求,说特殊时期特殊处理这是政治任务。要求任迺俊写一个下次不再过来的保证放任迺俊回家听候处理。

任迺俊写了保证,过后果然放了我们,有人认为警察不公平公正,不惩治凶手,不给任迺俊开验伤单。但任迺俊认为这两个警察在当前已经是很有良知的好警察了,这件意外事很明显就是冲着任迺俊来的,(任迺俊睡梦中莫名其妙的被打,而且事发后带我们走的不是一般警车是囚车)值班长与做笔录的小警察没有颠倒黑白,没有制造伪证把任迺俊送进监狱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任迺俊昨天受了伤吃了苦,还对这两人很感恩,希望这两位好人有好报,想想这也是当前中国社会的奇迹。

对光头与另一个年轻行凶者我们相信,法制健全之日就是他们被绳之以法之时。

徐佩玲

2018.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