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uth of China

陕西尘肺病工友维权被拘

2019年3月3日至4日,来自陕西省安康市紫阳县的王朝修、宋金奎、田世清、彭玉才等50多位尘肺病工友,来到河南省洛阳市的火车站广场和王城公园等地,身穿特制的印有红字的白色文化衫,向民众义务宣传拒绝粉尘,同时要求当地政府为其解决医疗和赔偿问题,期间遭当地警方暴力抓捕,有工友被拘留。

据悉,王朝修、宋金奎、田世清、彭玉才等人,曾离乡到洛阳市的宜阳县从事风钻工工作,因没有安全防护,从而患上严重的尘肺病。2019年3月1日王朝修、宋金奎、田世清、彭玉才等50多位尘肺病工友陆续到达洛阳,因天气原因或工友病情各种情况,原计划1日赶到洛阳的时间也推迟到3号,开始做尘肺义宣活动,因为当年务工地在洛阳市,所以让河南的肺尘工人以及全国的工人要知道职业病的危害,一旦患病,全家遭殃,病无所医,顺便再与企事业地方政府交涉维权事议!

截止3月4日中午,当工友们正在义宣进程中,洛阳市政府动用警力开始强制抓捕行动,共抓捕尘肺病友13人,还有28人洛阳政府用强制的方式把所有尘肺病人带到宜阳县,也没有给工友任何答复,多名尘肺病人依然聚集在宜阳县焦急地等待。宜阳县内的警力依然没有松懈,在尘肺病人居住的周围的小卖部、马路边、草地上等工友们聚集的场所,都分布有公安人员。

自从3月4日中午尘肺病工人在洛阳市义宣遭到暴力镇压,在暂时落脚的宜阳县遭到严格管控,工人被要求不允许和外来人员接触。3月5日晚宜阳政府将抓捕的尘肺病工友以强制方式把关押的13人中10人用警车带路,用中巴车遣返送回紫阳县,还有3位尘肺病友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为由拘留。

3月6日紫阳县尘肺工人到达洛阳市已满一周,许多工人感到越来越焦虑。自3月4日事件之后,为了稳定工人,宜阳县公安每日给关押的部分维权工人提供两顿简易用餐,但是工人们最关心的赔偿问题依然进展缓慢。

在经历了去年到今年2次维权无果的情况下,工友们这一次来河南又遭受到极不人道的暴力对待,一位工友表示“快疯了”,一次又一次维权都没有结果,很多工友的性情都改变了,3月7日晚第二批工友也被政府买火车票遣返送回了紫阳县。

目前,宜阳县政府和紫阳县政府成立了工作组。但是工友根据自己的经验判断,即便开启了谈判,作为个案依法处理,他们依然可能在漫长的程序中遇到重重困难。

一位工友表示,当年工友们在宜阳工作时也没有被要求到安全地段谱法,一个农民工根本不知道这些细致的法律知识,当年为宜阳县大搞经济建设患下了职业病,现在得病后不但没人管,反而遭受到公安的暴力打压,希望宜阳政府能理性一点早日把3位尘肺病人放出来。

据工人称,目前已有紫阳县的领导到达宜阳县,他们将参与工人与宜阳县政府未来的谈判,同时希望两地政府在最近的时间里拿出最佳方案,解决实际困难,能给尘肺病友最快答复,这病一旦患上,病友的生命就是与时间赛跑,不然工友们的心是稳定不住的!如果这月底还没有进展,工友们有可能下月会再次来到洛阳市继续维权,直到问题解决为止!

据了解,我国是全球职业病高发国家。近年来,尘肺病、职业中毒等职业病发病率居高不下,群发性职业病事件时有发生,职业病防治工作基础薄弱。尘肺病人维权艰难,可由“开胸验肺”事件窥见一斑。张海超,河南省新密市工人,2004年6月到郑州振东耐磨材料有限公司上班,先后从事过杂工、破碎、开压力机等有害工作。工作3年多后,他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尘肺,但企业拒绝为其提供相关资料,在向上级主管部门多次投诉后,郑州职业病防治所却为其作出了“肺结核”的诊断。为寻求真相,这位28岁的年轻人只好跑到郑大一附院,不顾医生劝阻铁心“开胸验肺”,以此悲壮之举揭穿了谎言。其实,在张海超“开胸验肺”前,郑大一附院的医生便对他坦承“凭胸片,肉眼就能看出你是尘肺”。2012年12月,张海超被取消低保符合国家政策。2013年张海超因尘肺患上气胸,换肺可能是唯一的希望。一个农民工以如此极端的方式与命运抗争,与其说是个人的无奈,不如说是社会的悲哀。


#转载 民生观察

SIGN UP AND STAY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