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uth of China

“709镇压”三周年记 ——第二届中国人权律师节主旨发言

在历史长河中,在世界各地,律师们一次又一次地站在社会变革的前沿。在十七世纪的英国、十八世纪的法国、十九世纪的德国、在1970年代的印度和巴西、在1990年代的埃及和巴基斯坦,在赞比亚和肯尼亚,以及上一个世代的韩国和台湾,还有很多其他地方。 2015年的6月底,我在咖啡馆、酒店、餐厅和办公室,与很多中国著名的维权律师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 王宇和我谈到了对她进行的全国性的抹黑; 余文生讲述了他在国家安全机关所遭受的难以忍受的酷刑; 江天勇谈到了妻离子散和居无定所造成的情感折磨; 李和平畅想了一个慈爱、正义和宗教自由得到举国尊崇的社会; 在三年前的那个6月底,他们是什么样的思想状态? 他们都知道乌云正在聚集。 他们都曾经遭遇打压,他们知道将来或许还会遭遇打压。 他们都曾希望在不久的将来遭遇的更加严厉的镇压只不过是暂时的。他们都期盼在长远的未来看到一个尊重人权、保障基本合法自由、拥有开放的政治环境和法治的新中国。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一场猛烈的风暴即将如此迅捷地降临到他们的头上。 2015年7月9日,整整三年以前,一场巨大的风暴将他们席卷其中。王宇律师的午夜失踪揭开了这场风暴的序幕。经过数小时、数天和数周的急速蔓延,风暴在中国大陆各地扫荡了300多名维权律师和其他维权人士。 今天我们来纪念“709镇压”。但是我们要做的不止于纪念。这不是一件在我们的记忆中渐行渐远的历史事件。 这也不是一个仅仅要被写进历史书籍的过去事件的纪念碑。 今天举办的“第二届中国人权律师节”告诉人们,此时此刻“709镇压”依然在继续。它向中国民众、向全世界的律师、向维权活动人士和少数族裔捍卫者、向国际机构、向依然在争取达到自由宪政秩序的全球标准的国家,揭示了艰苦的斗争依然在继续。 我们不会很快看到斗争的终点。实际上,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世界其他地方,这场斗争都在变得更加激烈。 因而在今天,我们必须要问:“709镇压”和它产生的冲击告诉世界一个什么样的中国和中国统治者?我们从中国维权律师身上和争取自由的斗争中学到了什么?我们将迎来什么样的未来? 709镇压告诉我们一个什么样的中国和中国统治者? 它告诉世界一个什么样的真实中国?这个中国不是宣传中的中国,不是那个神秘的中国,也不是中共乐于向世界展示的中国面孔,而是一个真正的中国,一个实证的中国,一个由自由学者、自由媒体以及自由国际观察人士通过未经审查的论述报道展示的中国。 世界正在觉醒。 面对中国统治者的阴暗、残酷和暴行,世界正在觉醒。我们可以从它如何对待人权律师看到这一切。 从中我们看到: 在这个中国,像王宇这样的个人,会受到官方媒体的全国范围的羞辱; 在这个中国,受到残酷对待的律师们被强迫向公众认罪,言不由衷地说着空洞呆板的话语。这些言辞与我在从事中国辩护律师研究时他们所表达的价值观大相径庭; 在这个中国,有关当局可以随意使用亲政府的人选取代一名律师选定的辩护人; 在这个中国,酷刑手段花样翻新,增加和强化各种手段以摧毁人权律师的信念、思想,甚至是身体; 在这个中国,律师们会在所谓“指定监视居住”地点被失踪数周、数月,甚至数年。在此期间,他们被完全隔绝于自己的家人、律师和观察人士,承受极端的心理和身体压力。其中一些简单粗暴的手段如同是中世纪; 在这个中国,律师们遭受各种新式的酷刑折磨,尤其是被强制注射令人极度痛苦的导致神志不清的药物来改变他们的思想,并会在日后或长或短地留下疤痕; 在这个中国,兄弟之间被迫同根相煎、子女被利用对付父母、父母被迫去改变子女的思想、妻子不能见到丈夫,甚至得不到任何消息; 被拘禁的律师受到变本加厉的指控和严判; 对律师们的秘密审判成为新常态,最难以置信的是他们都被控以“出卖国家机密”的罪名。 全世界正逐渐认识到中国是一个依靠恐惧运行的国家。 中国领导人惧怕他们自己的民众。 如果我们通过刑事辩护和维权律师观察中国,我们会看到一个脆弱的中国。全国各地亿万民众严重的不满情绪与日俱增。污染、财产侵夺、宗教迫害、打压少数族裔、强制堕胎、日益扩大的不平等、受剥削的劳工、猖獗的腐败、警察的胡作非为、有毒食品,林林种种不一而足。 中国领导人—— —惧怕公民社会 —惧怕维吾尔人 —惧怕穆斯林 —惧怕工人 —惧怕西藏佛教徒 —惧怕非官方基督教会 —惧怕妇女 —惧怕非官方天主教会 —惧怕香港捍卫合法自由和开放公民社会的抗争; —还惧怕台湾,这个国家显示了汉族人、儒家传统的继承者、非汉族的原住民可以共同建设一个符合国际规范的开放的政治社会,而共产革命前的中国也部分参与了这些规范的制定。 —也惧怕关心中国民众尊严和自由的外国人。 “709镇压”已经造成了深远影响。全世界现在都明白,这场针对维权律师的镇压只不过是众多镇压运动中引人注目的一起。 全世界正逐渐认识到中国是一个非正常国家。 它与国际标准的偏离表现在诸多方面,其中包括:任意的抓捕和拘禁、失踪、公平审判、司法独立、获得律师的权利、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和宗教自由等等。 全世界已经认识到,这样一个强权国家、一个核大国、一个到处展示军事肌肉的国家、一个经济和地缘政治巨人,竟然惧怕这些为数不多的维权律师和1000余名其他拥有同样价值观的律师。 “709镇压”在今天让我们了解到有关这些维权律师的哪些情况? 我们了解到这样的维权律师现在遍布中国各地。过去他们主要集中在北京,而今到处都有。 我们了解到争取基本自由的抗争如今已经波及全国。 在中国的各个地区,为了正义、为了尊严、为了他们的孩子、为了安全的食品、为了清洁的水和纯净的空气、为了他们的财产和他们的宗教信仰,普通民众发出了他们的呐喊。而维权律师们正是回应了这样的呼声。 我们了解到,这些维权律师是为了我们21世纪全世界所有人不可或缺的核心理想而奋斗。他们是为了基本的合法自由而奋斗。  他们要求他们的客户获得程序性保护,诸如选择或会见律师的自由,保障当事人免于强迫认罪等等;  他们坚持在法庭上的公正标准,诸如检视和交叉比对证据;  他们希望获得公平审判和立场中立的法官。 他们是为了实现一个开放的公民社会而奋斗,在这样的社会里,人们拥有言论和结社自由,包括律师们可以组织独立于国家控制的律师协会。 他们是为了宗教自由和所有信众都得到保护而奋斗,包括受到野蛮打压的法轮功信徒。他们希望能够公开地交换自己的观点和信仰,所有的公民都能免遭令人窒息的言论审查。 他们是为了反抗这个一党专制国家的暴政,在这里所有的权力都集中在最高领导人的手中。他们坚持政治权力应该被分割。绝对国家权力的暴政应该受到法律和国家体制内外其他权力中心的制衡。 我们了解到,律师们的信念是如此坚强,他们愿意为了自己的理想忍受可怕的折磨。我们还看到这些律师们的妻子和儿女们——还有今天在座的诸位——已经为了最基本的正义标准和人类尊严,挺身而出大声疾呼。 而尤其重要的是,中国的人权律师们向全世界展示了在中国的内心深处激荡着渴求正义、自由和实现一个正常社会的脉动。在这样的社会,统治者不惧怕自己的民众而是欢迎民众表达自己的观点;在这样的社会,领导人不惧怕律师而是欢迎他们对公正的法律制度以和平方式表达尊重。 在中国内心的跳动中,有这样一个为数不多的群体为受冤屈者发出声音,为中国的未来带来希望。 未来会是什么样的未来? 我告诉大家,对这场斗争的结果我们胸有成竹,但是我们不知道这样的结果何时和如何到来。 在过去的25年里,社会学家、法律学者和历史学家们一直在调查律师在创造开放政治社会过程中的作用。在这样的社会,权利通过宪法得以体现而宪法通过实践得以实施。 在历史长河中,在世界各地,律师们一次又一次地站在社会变革的前沿。在十七世纪的英国、十八世纪的法国、十九世纪的德国、在1970年代的印度和巴西、在1990年代的埃及和巴基斯坦,在赞比亚和科尼亚,以及上一个世代的韩国和台湾,还有很多其他地方。 律师们一直在反抗极权君主、强人政权、军事独裁、共产党、法西斯政权。律师们挥舞着法律权利、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的旗帜。 一次又一次,律师和他们的盟友们——工人、妇女团体、宗教信徒、媒体——遭遇失败;一次又一次,他们从失败中奋起反击。即便在那些数十年甚至数百年来一直压制律师们的理想的国家,这样的斗争也从未停止。 中国的维权人士依然抱有希望。当前是一个黑暗时期,一个似乎会遭遇挫败的时刻。黑暗或许会持续很久,数年,数十年,甚至更久,但是结局毋庸置疑。中国的人权律师们已经经历了种种胜利和失败。这种成败往复还将继续。 今天,第二届中国人权律师节让希望得以延续。 此次活动体现了一种跨越民族、不分国籍的团结,一种聚合全球各地所有不同族裔和宗教信众的团结,一种跨越全球、联结所有民众、组织和国家的团结。 这不仅是中国的希望,也是普世的希望——这是对人类的尊严、人类的繁荣、法律自由、开放政治社会所抱有的希望;是对一种未来抱有的希望——所有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信仰,所有人都可以使用自己童年的语言,所有人都可以尊重他们自己所保有的文化传统。 这一希望,因中国人权律师得以维系,因所有和他们并肩奋斗的人得以延续。今天,为了中国、为了所有渴慕自由与正义的各国民众,我们和他们站在一起向他们致敬。


美国律师协会研究教授 特伦斯•哈利迪,2018年7月9日


特伦斯•哈利迪(Terence Halliday)是美国律师基金会研究教授,合著有《中国的刑事辩护:律师工作中的政治》(Criminal Defense in China: The Politics of Lawyers at Work ,剑桥大学出版社,2016年版)

Recent Posts

See All

一个中国前法官的想法

自从2008年5月辞职不做法官后,我内心一直有一个很强烈的想法:就是带上摄影记者或摄影设备,回访我曾经处理过的那些案件当事人及其周围的亲人和朋友。然后做成一本册子或者一个纪录片,把他(她)们的近况和感受告诉社会,告诉大家。 我在中国做了十年法官。其中有五年呆在中级法院的刑一庭,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重案庭”;有五年呆在中级法院的审判监督庭,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伸冤庭”。 据不完全统计,1998年8月

陈光诚:“709”大抓捕逾三周年 必须推翻中共暴政才有宪政

中共政权全面黑社会化的末世疯狂,让更多世人进一步认清了中共邪恶的独裁本性,全球反共的趋势正在形成。在共产专制下,连法律都只是中共独裁者控制人民的工具,根本没有任何起码的“法制”可言,更谈不到“法治”了。因此,我想再次强调:专制之下是没有法制的,我们必须认清这一点。要想真正有尊严、无恐惧的生活,就 ,建立起宪政、法治、民主的国家。 时至今日,始于2015年7月9日的中共对人权律师、维权人士的全国性大

世界各国数十位著名学者、异议人士,联名发文,呼吁关注新疆人权灾难

从多种消息来源获悉,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正在发生骇人听闻的人权灾难。     中共当局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修建了大量的政治再教育中心,不经任何司法程序随意抓人,剥夺其人身自由,形同监禁,且无明确“服刑”期限。保守估计被关押人数在100万以上,主要是维吾尔人,还有哈萨克人和回族人等信仰伊斯兰教的少数族裔。被关押者当中有农民、工人,有大中专院校及中小学生、老师,有诗人、作家、艺术家、学者,有厅长、局长、

SIGN UP AND STAY UPDATED!